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YouTuber超好赚?囧星人引退、国外掀千万订阅频道收购潮

上上周,除了理科太太持续受到热议,震惊YouTube圈的一大消息,可能不是一支独立影片,而是这则YouTube社群贴文。

YouTuber囧星人宣布引退,以要专心工作养活自己为由,简短的几个字再度引起外界一片哗然,相对于一年前集资订阅关闭宣告,囧星人在2017跨年夜开直播,这次似乎选择想以平静的方式淡出,未来偶尔发片对他来说YouTuber也许还能算是一个兼职工作。

创下是集资平台超过40万元订阅赞助惊人成绩,到后来维持单月赞助金额超过21万元的背后,囧星人也不避讳公布经营YouTube内容的成本。

自己未领薪水,当时在3个员工,一名正职员工月薪3万5千元、两名兼职员工2万2千元、动画音效师每月约3万元,若是再加上员工劳健保、退休金、录影工作室等开销,每月开销加起来就已经高达14万元。

当然这些支出是建立在稳固影片质量的必要条件。

先前也讨论过囧星人结束集资订阅的可能原因,除了与经纪公司的分润问题,单就订阅制而言,看似创作内容的局限性(金手铐的限制)、投入制作成本与影响力无法形成正向循环,受到塑形难以转型等等。

一位YouTuber一个月至少要创造1百万的浏览量,才能达到月薪3万,YouTuber无法靠广告费支撑收入,在2019年的现在已不是什么新闻,随着业配的影片内容多元化,厂商、创作者、观众三方之间逐渐形成了默契,观众逐渐习惯业配如同传统媒体中艺人接广告、代言。然而重点来了,今天创作者的类型能适配多少的产品、风格是否符合品牌。

不怕不能接,只怕没得接。

囧星人也曾在M观点访谈时提及自己在业配上的难处:

当初会选择赞助就是因为我的说书节目真的太难去业配了。

业配市场狭小难以突破,虽然囧星人透过观众年龄层分布的消费力来说服厂商在报价上有相对优势,在创作者雨后春笋般崛起的一年,新鲜度、话题性这些都是难以控制的变因,遗憾的是,就连掌握在手中的个人公关处理甚是岌岌可危。

除了收益的问题,YouTube平台上趋势走向似乎也让囧星人失去信心,在宣布引退的两个月前,囧星人曾在频道上表示自己将调整频道方向,受到演算法及用户观看体验的影响,必须频繁更新内容,以量取胜的短影音才能更符合平台上规则,带更好的曝光、点阅率。

花很多时间精雕细琢的影片,缩图标题不能平淡,通常要耸动一点我也不想用农场标题,但是不稍微这么做,点阅量可能很凄惨。囧星人一针见血道出许多知识、内容型创作者的无奈。

虽然在去年九月也开立了纪录与另一半的生活频道摸摸囧囧,但是在上面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比较是单纯的做生活纪录。

从囧星人的崛起,曾经将集资订阅制带向新高峰,历经后来的风风雨雨,选择在这个停损点出场,也是将YouTube创业走了一遭,也许回归真正的自己,不受到任何平台规则外力支配找回初衷,先行者的引退也留下几个给创作者能重新思考的问题。以下从囧星人的引退以及我们先前接触的创作者所分享的观察,归类出几点:

即便YouTuber逐渐被视为一种职业,然而现实却是,要直接从平台本身获得的收益实在太有限,广告、品牌合作(业配)以外,目前台湾创作者大部分是利用平台获得观众群,取得一定影响力与受众接着开拓更多可能的商业模式,知识型、YouTube当红人物线下讲座、线上课程、音乐类的售票音乐会、商演。

目前也是创作者经纪公司正积极发展的业务,如何在创作者相关的领域上创造出更多可能性,像是阿滴英文的杂志、书籍等线下出版品,还有日前以吃播为主的千千进食中,转型创业开启个人品牌千拌面都是创作者既有的题目发展出的商业模式。

以上综观起来能创造收益的模式相当多,不过并非所有类型都能通吃,除了风格、形象这些主观感受,创作者题目的发展性有多广。

YouTuber被视为一种职业,但说穿了YouTube仍是个平台,在平台上取得影响力之后,你想拿这些影响力来做些什么?去年最显着的例子莫过于呱吉,跨界政坛选上台北市议员,开启民主开箱的实境秀,就是将YouTube累积起来的声量扩散至其他领域。



其他跨领域许多为实现音乐梦想,像是先前我们曾访问过的鱼乾,发行单曲登上KKBOX排行榜,也说明着在YouTube上粉丝力道让创作者有机会多元发展,实现更多可能。

YouTube鼓励更多创作加入,我们也看到许多持续窜红的创作者,策略性的日更、吸睛的标题、CrossOver模式、抢时效性赶上话题热点,在YouTube上想要快速成长的基本要件,除了有好的内容分享,背后需要考量的还有平台演算法、推荐机制、用户收看习惯等等,创作者在投入以前是否能接受这样的平台特性。

囧星人说投入大量心血做出的长影片点阅不及短影片,这样的问题可能不只存在于YouTube而是大多数新媒体的困境,不过平台百家争鸣的内容、风起云涌的竞争者要在这当中能巩固先行者的优势仍旧是一大挑战。若是想维持创作题材、内容的初衷,恐怕极具挑战,新进创作者在经营频道前更是需要将这些都列入考量。

囧星人的引退在台湾创作者圈投下一颗震撼弹,不过除了作为一个发放影片的平台,在国外似乎还掀起一股出售YouTube频道的数位资产买卖潮。在本周的国际单元中与大家聊聊。

国际

除了淡出频道,想要直接把频道卖了可以吗?国外大型频道已经出现案例。像是千万订阅的Enchufe.tv西班牙语系喜剧频道在上周宣布,已在去年12月份将频道出售。

更早在七月份时,另一个在YouTube观看次数在排行位居第十三名的LittleBabyBum,同样把自己卖了,这样的频道并购潮,被产业人士预测即将在平台上展开。

外媒分析,主要来自于创作者对YouTube平台失去信心,或是个人发展进入倦怠期,另外也可能是创作者在YouTube以外的管道已具有更多发展机会。

在职业生涯发展倦怠上这点,不论事国内外都会有的情况,一方面要满足观众期待,而受到广告收益、演算影响,创作者必须高频率上传影片,工作量与精神压力都是相当高的。

最后一点就是YouTuber的转职潮,如同上面所提到的,在YouTube上累积影响力后,有些创作者转往主持人、Podcast节目、出版书籍等其他事业。

LittleBabyBum的收购来自天线宝宝的母公司DHXMedia的前高管与拥有迪士尼的YouTubeMCN的MakerStudios等多家集团共同成立的新公司Moonbug,据了解,在买下频道后他们又再筹措1.45亿美元以用于下一笔收购案,说明着频道在集团化管理后确实有利可图。值得注意的是,在频道本身极度依赖原创者的特性下,在第三方收购后还能有这样的结果。

另外,收购Enchufe母制作公司TouchéFilms的其实是另一家大型MCN公司2btube,虽然交易细节并未透露,但根据知情人士表示估计出售价格超过500万美元。

总部位于伦敦的网红商业公司(BusinessofInfluencers)代表伊恩?谢泼德(IanShepherd)估计,这些收购案显然都还有更多获利空间。预计在未来数个月还会有更多这样的频道出售案例。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大型团队能利用既有的频道上广大的受众优化更有效益的广告收益。

不过在收购后,集团化的营运终究让频道走向传统媒体,不论是跨到电视节目或是电影界,这样的现象似乎也会让YouTube与传统媒体的界线逐渐模糊。像是2btube就想利用Enchufe在YouTube界的影响力将更多创作者带往更多高制作成本的电视、电影作品演出,这似乎与许多YouTube原生创作者想与传统媒体划分的初衷背道而驰。

不论是否被买,想要突破频道天花板就需要采取策略性的合作经营,或是寻找所谓的创作者经纪公司-多频道联播网(MCN),国外的MCN平台相当多元,创作者对观感也都褒贬不一,不论如何,创作者想要突破既有的频道规模,势必得在经营上以所调整。不过,在台湾我们也发现越来越多以团队起家的新兴频道。像是以下本周要推荐的音乐频道我们OurChannel。

去年,Google公布的快速窜红创作者除了第一名的理科太太占据各大媒体版面,我们也希望更多好频道能被观众看见因此,在本周,我们要推荐由四人团体所组成的音乐类频道我们OurChannel。

去年三月底成立频道,年底就挤上了Google年度快速窜红创作者,目前每支Cover都破万观看,仔细一看会发现,在该频道上除了音乐,也相当强调他们在影像处理上的高品质。

团队四人平均年龄为22岁,除了女主唱陈华,其他由制作人言奕、影像创作濠儿、平面设计/摄影李欧组成,清新编曲、特殊的唱腔、众多经典歌曲,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待作品的用心,在影像处理也相当用心,对观众来说是视觉与听觉的飨宴。

团队目前也积极建立在音乐圈的影响力,未来也会开拓更多领域,不只是歌手更朝YouTuber迈进,期待他们更多元的创作,如果你喜欢好听的音乐、疗癒的声音,也可以订阅他们的频道。

《原文刊登于合作媒体INSIDE,联合新闻网获授权转载。》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